中国梦
现在位置: 首页 - 资讯中心 - 文明聚焦 - 11年背子求学诠释浓浓母爱

11年背子求学诠释浓浓母爱

来源 : 阳江日报 发布日期 : 2019年05月13日 编辑: 黄勇

儿子患病无法行走,阳春八甲妇女张春娜风雨无阻当“陪读妈妈”——

auto_2993.jpg

张春娜每天背着儿子上学。刘再扬摄

■阳江日报记者/梁小可 邓雪婷 通讯员/王 电  

5月10日早上6点50分,一位个子矮小、40岁左右的母亲用摩托车搭着儿子,来到阳春市八甲中学A幢教学楼下。停好摩托车,她就背着儿子上楼梯,顺手把一张红色的小塑料凳拿上。从一楼上到二楼与三楼之间的平台时,她转过身来,缓缓蹲下,把凳子放在往上的第二个梯级,再让儿子坐在凳子上。这时,她才做个深呼吸,歇一会,顺便给儿子整理一下衣服。一两分钟后,她再把儿子背起来,上到四楼,送到九年级(7)班的座位上……

每天上学时,7点钟的早读还没开始,这一幕就会出现在校园里。这位母亲叫张春娜,是八甲镇俄颈村人。她的儿子吴培源自小下肢没力,不能正常行走。从上幼儿园开始,她就这样背着培源上学。这一背就是11年,培源已从小娃娃长成了小伙子。尽管生活艰辛,但张春娜默默地坚持着,希望儿子通过上学找到人生的出路。

儿子降临人间

岁半发现患病

张春娜身高约一米五,不胖不瘦,穿着朴素,说得一口地道的阳春八甲方言。其实,她是土生土长的广州郊区人。2000年,22岁的她在广州的茶楼打工,认识了来自阳春的工友吴泽武。两人渐生好感,从相识到相恋。她认为吴泽武是一个有担当的男人,并不计较他是从阳春山旮旯走出来的农村仔。父母刚开始不同意他们的婚事,担心她嫁到山区会吃很多苦。但她态度坚决,父母最后只好同意。

2002年11月,张春娜生下了儿子,取名吴培源。初为人母,看着胖嘟嘟的儿子,张春娜涌起浓浓的幸福感和责任感。当时,他们在广州租房住,她留在家里照顾小孩,丈夫打工挣钱养家。2004年夏天,她的女儿出生了。

培源到了一岁半时,腿脚没力,走路不稳,经常摔倒。他外婆怀疑地说,是不是身体有问题?意识到这点,张春娜和丈夫马上带培源到医院检查。检查结论是肌肉萎缩,这意味着他双下肢会逐渐丧失运动能力,以后不能走路。此刻,张春娜感到万分痛苦,觉得命运对儿子太不公平。

张春娜不甘心培源这么小就被病魔缠住,她和丈夫决定,就算砸锅卖铁,也要把儿子的病治好。她把女儿留在娘家照顾,经常独自背着培源到广州的医院看病,丈夫有空时也一块去。一连几年,他们跑遍广州的大医院为培源寻医问药,耗尽了家里的积蓄,还向亲戚朋友借了不少钱。他们为儿子治病花掉了40多万元,目前还欠着亲戚朋友10多万元,但培源的病依然不见好。医院的专家被他们负债救儿的真情感动,告诉他们目前这种病没有特效药,不要再花冤枉钱。        


送儿回校上学      

再苦也不放弃 

自从得知儿子患了肌肉萎缩症,张春娜就陷入深深的自责。她认为,给不了儿子一个健康的身体是她当母亲的“责任”,希望能给培源更多的爱,陪伴他成长。

培源5岁时,张春娜让他和同龄孩子一样读书。为了便于照顾,她在广州郊区离幼儿园和学校近的地方租房子住,让培源和女儿一块上幼儿园大班。每天早上,她总是背着儿子,拉着女儿的手去幼儿园。下午,再这样把孩子接回家。孩子在幼儿园读完大班和学前班,接着要上小学。就近的那所小学认为培源患病、行动不便,不便接收。张春娜找到校长,表示每天会亲自接孩子,决不给学校添麻烦,并让女儿与培源上同一个班,便于女儿照顾他。校长被她的爱子之情所感动,最终接纳了培源。

2008年,张春娜的小儿子出生,丈夫依然打工挣钱养家,照顾三个子女的任务全落在她身上。2016年7月,培源和妹妹小学毕业了。由于张春娜办结婚证时把户口迁回了丈夫老家,孩子户口也跟着在乡下,加上经济困难,无法在广州入读中学。为了让培源能继续上学,她只好与丈夫带着孩子回阳春老家,让培源和女儿入读八甲中学,小儿子入读八甲中心小学。老家离中学较远,她和丈夫在八甲中学附近的农场租了一间房子住,以方便接送培源上学。

5月10日早上6点10分,山区晨雾仍未散去,记者来到了张春娜的家。这是农场的旧宿舍,为一层的平房。她家门前有一个60度左右的小斜坡,落差约1米。一进房门就是厨房,张春娜正在做早餐。客厅里,只有一台小液晶电视、一台台式旧电脑和几张旧桌椅,此外没有像样的家具和电器。做好早餐,张春娜叫培源起床,背他上卫生间,再给他穿衣、洗脸,收拾好书包。忙完这些,她才把培源抱上旁边的儿童扭扭车,让他到到客厅吃早餐。早餐是简单的油盐粥。她告诉记者,女儿和小儿子都住校,培源早上喜欢吃清淡的东西,她总是变着法子给他做不同的早餐。

6点45分,培源吃完早餐,撑着扭扭车走到门口。张春娜把培源的书包拿出来,放在他的肩上让他背好,然后把他背起来,右手顺便拿起红色的小塑料凳。她小心地走上斜坡,把培源放在早就停好的女装摩托后座,小塑料凳和书包则放在踏板上,才慢慢开动摩托车。骑行五六分钟,张春娜和儿子到了学校,就出现了文章开头的一幕。她让培源在座位上坐好,帮他取下书包,并把课本和作业本拿出来放在课桌上,再静静地离开教室。

无微不至照顾

母爱深沉如山

上午11点45分,中午放学的时间到了。班里的学生陆续离开了教室,走出教学楼到饭堂吃午饭,班里只剩下培源一个人。11点50分,张春娜拿着在家做好的饭菜来到教室,收拾好课桌上的书籍,放好饭盒,并把带来的温开水倒进培源的水杯,再背培源去卫生间。从卫生间回来,她摆好饭菜,和培源交流一下,就让他慢慢吃饭,然后离开教室。

下午4点45分,张春娜又按时来到教室,帮培源把课本和作业本放进书包,收拾好饭盒。她让他背好书包,就背着他出教室,经过走廊一口气下到一楼,再用摩托车接他回家。

在采访中,记者目睹张春娜给儿子整理衣服时的那份细心,自然就想起了“舐犊情深”这个词。谈起对培源的照顾,她说:“我觉得很内疚,欠了儿子很多。看到别人健康的孩子,就想到自己的儿子为什么会这样?所以,我要尽力做得更好,给他更多的呵护!”说到这,坚强的母亲忍不住哭了。她说,儿子不能白来人间一趟,只有让他通过学习掌握知识,才会有生存的能力,才会让生命活得有意义。

这些年来,张春娜最担心的事是培源生病。他体质弱、抵抗力差,有时一个感冒就会引起连锁反应,如造成肺部感染等,要折腾十多天甚至一个月才治好。这直接影响了他的学习。所以,张春娜很注重他的饮食,不能让他吃寒凉的东西,通过食物的搭配均衡营养,增强他的体质。他生病时不能上课,妹妹就把试卷和作业带回家给他做,辅导他的功课。

张春娜还担心的一件事是接送培源时下大雨,生怕他被雨水淋着引起感冒。遇到这种天气,她要先给培源穿好雨衣,让他坐在摩托车后座上,再一起套上一件大雨衣,有时还要打雨伞。下车时,也要小心翼翼,尽量不让雨水弄湿儿子的衣服。

培源读七年级时教室在五楼,八年级教室在三楼,九年级教室在四楼;他上七年级时体重40多斤,九年级体重50多斤,张春娜都背着他走了过来。今年6月,培源将参加中考,考上高中就要到阳春市区上学。张春娜告诉记者,她已和丈夫计划好,如果培源上了高中,就到城里租房子,继续陪着他读书。如果以后培源考上大学,她也会一直陪伴他。

张春娜说,2016年9月,培源办理了一级肢体残疾证,每月有200元的补贴。八甲中学的领导和师生经常关心培源,在学习和生活上给了他很多帮助。左邻右舍对她一家也很好,时常给她送来蔬菜。这一切都让她很感动。

培源性格有些内向,但他深知妈妈为他付出了很多。在采访中,记者问他:“母亲节即将到了,你想对妈妈说什么?”他马上对着妈妈动情地说:“妈妈,您辛苦了,我爱您!”

采访结束时,张春娜对记者说:“培源逐渐长大,我会越来越老,我不知道能背他多久,但能背一天就坚持一天!”

上一主题 : 推动文明交流互鉴、打造命运共同体,习近平这样说

下一主题 : 让五四精神放射新的光芒:以奋斗与担当写下青春诗行

用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