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梦
现在位置: 首页 - 资讯中心 - 文明新风 - 玉林九旬老妪欲寻阳江亲人

玉林九旬老妪欲寻阳江亲人

来源 : 阳江日报 发布日期 : 2019年06月17日 编辑: 黄勇

15岁战乱中走失,流落他乡数十载,剪不断对亲人的惦念

 auto_3318.jpg

■ 阳江日报记者/李柳枝     

“云闲望出轴,叶落喜归根。”离乡在外的人,总有一份魂牵梦绕。今年已是90岁高龄的涂有英老人,现居广西壮族自治区玉林市博白县文地镇才苏村,1929年7月12日出生在阳江。身体健康,儿孙孝顺,生活安稳,可涂有英心头始终藏着一份沉甸甸的惦念——15岁因战乱阔别家乡阳江,至今已失散75年的哥哥姐姐们是否安好?寻找阳江亲人的念头,一日比一日强烈。

◎ 回忆往昔

战火纷飞逃难中与家人走散

1937年7月7日,日军制造“卢沟桥事变”,掀开了全面侵华的序幕。战火纷飞的年代,无数中国百姓流离失所,家破人亡,涂有英就是战乱的受害者之一。

“小日本最坏了!”虽然距离日本侵华已经过去数十年,但是涂有英每每在电视上看到“日军”的身影,仍然不由自主地想起那些惨痛的过往,所以总要数落日寇两句以表愤怒。

对于涂有英来说,有关战争最深切的记忆,莫过于1944年那一场伴着飞机轰鸣声的战乱。当年农历六七月,日军侵略阳江县城,恐慌的情绪持续蔓延,普通百姓惶惶不安。在日军一次猛烈的轰炸过后,涂有英的家被夷为平地。“我家亲戚很少,爸爸也不知道要逃到哪里去。”涂有英表示,由于无家可归,父亲带着时年15岁的她,踏上了漫无目的的逃难路。

离别,总是猝不及防。在逃难的过程中,涂有英不知怎么和父亲走散了,从此身边没了亲人。被逃难的人流推搡着、拥挤着,涂有英饱经颠沛流离之苦,走了一个多月,才走到如今的居住地,后经人介绍结婚,并生儿育女。

涂有英清楚地记得,1944年以前,日军也不时侵略阳江,且常常使用飞机轰炸,她的母亲正是在其中一次飞机轰炸中身亡。


◎再久再远

家的影像始终镌刻记忆深处

尽管儿时的家已经不复存在,但“家”的影像始终存在涂有英的脑海中。在她记忆中,她家临近一条很繁华的大街,大街附近有很多小巷子。她家在其中一条巷子里,巷子里的人家都从同一口井取水饮用。她家是一幢瓦房,3个睡房和1个客厅,还有小厨房和卫生间,地板是红色的方砖。离家不远处,还有一条河。

流落他乡数十载,乡音早已改变。涂有英未受过教育,不识字,但她知道自己以前并不叫涂有英,随父亲姓雷(相似发音),父母和兄姐都叫她“二妹”。涂有英说,她是家里最小的孩子,有3个哥哥和1个姐姐。一家人的身材都比较高大,二哥跟父亲长得最像。

“当时,大哥已经成家,当兵去了,不过不知道去哪里打仗。”涂有英回忆说,大姐也已经出嫁,嫁的是河对岸的人家,每次都要坐船过去,去一趟得花一个多小时。姐夫家所在的地方不属于农村,好像叫“节龙街”(相似发音)。那时候,阳江县政府二楼有一个警钟,一旦有日军侵略,就用钟鸣声提醒大家避难、逃难。涂有英的二哥常驻在那,负责敲响警钟。

涂有英说,她当时在家里很少需要干活,因为父母兄姐都疼爱她。


◎愈想愈念

哥哥姐姐们现今是否安好?

“我奶奶这一生可谓命途多舛,但是不管经历什么,奶奶一直很坚强、乐观。”涂有英的孙女小阮说,上世纪70年代爷爷突然病故,奶奶在物质匮乏的年代里,独自一人带大5个儿女,十分不容易。2004年,奶奶经历白发人送黑发人,痛失爱女。

涂有英的儿孙们十分孝顺,希望她享享清福。可是,一生忙惯了的涂有英却闲不下来,不仅坚持自己的事情自己做,还每天把家里打扫得干干净净,主动帮忙看守儿子经营的杂货店。

岁月静好,现世安稳,日子越过越舒心了。然而,涂有英的心中总有着一份惦念:不知道,哥哥姐姐们如今过得好不好?小阮告诉记者,奶奶虽然并不常在嘴上念叨,但家人都知道她十分想念失散的亲人。

重逢,有时候真的好难。涂有英已经90岁了,她的哥哥姐姐很可能已经离世。涂有英每每念及此总是很难过,从内心里不愿意相信这个可能,她希望哥哥姐姐依然安好。有生之年,多想再见一面,哪怕知道他们过得好不好也好啊!

“我们迫切希望帮奶奶完成寻亲的心愿!”小阮说,即便奶奶的哥哥姐姐已经去世,几家人的后辈也可以相互往来。


(如果你是知情者,或者有涂有英的亲人的相关线索,请联系本报“民生热线”:13380860001、13380860002,也可直接致电涂有英的孙女小阮:13925206526)


图:2010年春节,涂有英(中)跟儿孙们一起合影。受访者供图

上一主题 : 给下垌村留下一个带不走的产业

下一主题 : 驻村干部茹法坚探索多种方式帮助贫困户脱贫

用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