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梦
现在位置: 首页 - 资讯中心 - 文明新风 - 金堡,两阳边界的红色村

金堡,两阳边界的红色村

来源 : 阳江日报 发布日期 : 2019年06月24日 编辑: 黄勇

   

在金堡小学内的“中共金堡支部旧址”。刘再扬摄

■本报记者/刘再扬      

在阳春市河口镇金堡小学内,有一个“中共金堡支部旧址”,旧址中设有“思源堂”,记录了当年阳江县金横区革命斗争故事,是进行爱国主义教育和革命传统教育的好地方。

建立金堡支部 掌握武装力量

近日,记者来到金堡小学,看到学校已经完全楼房化,漂亮的教室里传出朗朗书声。刚从阳春市委党史研究室副主任岗位退休的张耀将记者带到一幢三层楼房的一楼说,这地方以前是金堡远近闻名的“盘皇庙”。由于金堡是两阳边界地,地处阳春西南边陲,国民党的统治比较薄弱,回旋余地大,筹集粮食、经费和枪支弹药等相对方便。抗战时期,党组织看中了这个地方。

1942年1月,党组织从阳江县塘口横山抽调中共横山小学支部委员廖绍琏回金堡工作,他通过对金堡、河口一带掌管着祠堂公尝的地主、豪绅及开明人士做统战工作,促使邹家颐等人同意从各姓祠堂公尝中拨出一批租谷作为办学基金,以“盘皇庙”为基础,创办金堡小学,廖绍琏担任校长。7月,中共恩阳特派员周天行从横山小学调党员廖正纪、庞瑞芳到金堡小学任教。8月,中共金堡支部建立,廖绍琏为支部书记,金堡小学成为中共党组织在两阳边界秘密联络点。金堡党支部党员在做好教学工作之余,通过家访联系群众,教学生唱抗日救亡歌曲,课余找学生谈话,向学生传播爱国主义思想和革命道理,在群众中建立威信。每年农历四月初六,是金堡盘皇庙炮会,党支部利用炮会搞募捐,筹款支持我党开展武装斗争。

1943年春,廖绍琏以当地社会治安不好为理由,发动各村利用祖尝购买枪支弹药,并在金堡地区成立了一支70多人的治安巡逻队,金堡地区治安明显好转,得到群众好评。同时,党组织对这批人进行革命思想教育,进一步掌握这支武装。

组织发动群众 开展武装斗争

随着革命形势的发展,党组织在金堡秘密建立农会,建立地下交通站。领导人民起来反抗地主压迫,实行减租减息, 减轻人民的负担,得到了群众的拥护。地下交通站及时传递了阳江城地下党组织和部队之间的情报,使武装斗争不断扩大。

今年98岁的黎新培老同志是金堡人,他回忆,1947年8月初,党组织调他到阳春五区(潭水)担任地下区委书记,公开职务是金堡小学教导主任。

黎新培说,1948年春,两阳人民武装斗争进入高潮。3月初,“彭湃队”派周文奏、韦汉威组织金堡青年农民20多人,集体参加“彭湃队”,声势浩大,在漠南地区产生深远影响。漠南“彭湃队”和武工队通过开展破仓分粮斗争,把金堡邹德沛数十石稻谷分给贫苦农民度荒。国民党第七区专员兼保安司令刘其宽,认为金堡办事处乡兵抵抗不力,下令将金堡所属的3个保长及2个保丁杀害。造成在近半年时间,金旦乡驻金堡办事处的副乡长无人敢当,黎新培通过统战关系,于6月成功安排农民黎道璇出任金旦乡副乡长。黎道璇经常向党组织和游击队提供情报,为游击队购买军用品。“在我们的努力下,金旦乡金堡办事处成为为我所用的‘白皮红心’政权。” 黎新培回忆。

发展民兵组织 多次打退敌人

1949年2月,中共阳江县委、阳江县人民民主政府先后成立。同月,漠南独立大队扩编为广东人民解放军广阳支队第八团,八团团部驻扎在金堡圩。

3月和4月,经中共阳江县委和阳江县人民民主政府批准,在两阳交界地区,取“金堡”和“横山”两地第一个字命名,成立中共金横区委和金横区人民民主政府,黎新培先后被任命为区委副书记、副区长和金横区民兵总队队长。党组织派出武工组邹鸿柱、韦汉威等到金堡发动群众,组织民兵,经10多天深入发动,在东坑等村组织起一个民兵大队260多人。广泛发动群众,开展武装斗争。

“根据工作需要,组织安排我到部队工作,金堡青年掀起了参军热潮。” 黎新培回忆,那年5月3日,中共阳江县委、八团党委派他组织金旦乡副乡长黎道璇率金堡办事处乡兵15人,携枪10多支起义,参加八团。同日,金堡小学党员教师李学群、张仕儒发动全体教师和20多名高年级学生集体参加八团。5月14日,中共金横区委在金堡小学球场举行“反三征”壮丁(民兵)大队成立大会,参加大会的壮丁500多人,阳江县人民民主政府县长姚立尹到会祝贺,大会提出“有力出力,有枪出枪,武装起来保卫家乡”的口号,团结战斗打击敌人。

“金堡等地革命形势迅猛发展,敌人试图扑灭革命火焰。” 黎新培回忆,5月20日,国民党阳春县保警3个中队和潭水、三甲、八甲联防队五、六百人气势汹汹,向金堡肖背迳进犯。八团接到报告后,由赵荣、姚立尹、冯超等分别指挥2个连及路南、金横2个区中队,分两路迎击进犯之敌,黎新培发动2000多民兵分5路在外围监视县保警。中午11时以后,县保警见势不妙,退回河口圩碉堡。

黎新培说,部队趁热打铁,当即攻打河口圩,得到了人民的支持。金堡第一个农民女共产党员莫凤兰带领妇女积极投入到支前工作,煮水煮饭,冒着枪林弹雨送饭菜到战场。民兵张杏忠挑大米送往金堡圩八团团部,在穿过战斗阵地时身中敌军子弹,仍一手扶着担挑、一手捂住中弹的胸膛,忍着疼痛坚持把米送到金堡圩,后因医治无效献出了年轻的生命。

“当时敌人缩在碉堡等处负隅顽抗,我们组织了强攻。” 黎新培说,当夜9时,我强攻受阻,八团和金横区委改变策略,布置金堡武工队队长黎运端率领民兵从金堡抬来1门迫山炮,在距碉堡150米的狗梗岭尾安放,装满火药和秤砣、犁头铁等,随着“轰隆”一声巨响,把碉堡旁的小楼打穿一个洞,县保警以为我军有了大炮,吓得乘夜撤离河口圩逃往潭水圩。

7月,国民党省保警和阳春、阳江两县保警,又来扫荡金堡地区,文头迳村黄德英及其丈夫廖承炎掩护10多位武工队员藏入一石洞中,敌军大队人马搜山时,黄德英吃奶的孩子啼哭,她急得用被子掩盖住孩子的头,不让哭声传出,敌军搜索许久找不到游击队的踪迹。“当敌军远去后,黄德英揭开棉被,孩子却已被闷死,黄德英夫妇为保护游击队员的安全而舍弃了自己的亲骨肉。”黎新培说。

张耀说,新中国成立后,金堡村被广东省人民政府划定为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时期老区村。2012年,中共金堡支部旧址被中共阳江市委、市政府命名为“阳江市党史教育基地”和“阳江市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上一主题 : 推进结对共建 守护群众健康

下一主题 : 阳江“最美民政人”风采展示

用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