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梦
现在位置: 首页 - 资讯中心 - 志愿服务 - 阳春“神鹰”:民间志愿救援队

阳春“神鹰”:民间志愿救援队

来源 : 阳江日报 发布日期 : 2019年08月01日 编辑: 黄勇

微信截图_20190801105451

阳春市神鹰救援志愿者协会(筹建)部分队员训练合影。阳春市神鹰救援志愿者协会供图

他们不是警察,不是消防官兵,却常常在危难时刻,与死神抢时间;他们不是医生,不是护士,却总出现在生死一线,救死扶伤。他们就是神鹰救援队阳春大队,一支民间志愿救援力量。与普通志愿者相比,他们的目标是拥有更齐全的救援装备、更专业的训练和更守时的队员,以便在自然灾害和遇险事件中成为挽救生命的可靠力量。他们以推广和普及自救意识为己任,配合政府部门参与了多次搜救工作。

作为阳江目前唯一一支以专业救援为发展方向的志愿者团队,阳春市神鹰救援志愿者协会(筹建)于近日发起筹建注册工作。如果通过阳春市民政局的审核,该协会将成为阳江首支正式注册的民间救援队伍。

■ 本报记者/王雄基 见习记者/杨浩田          

因台风“山竹”而诞生的救援队

2018年9月17日,台风“山竹”给阳春市带来强降雨,大水围困阳春城。江西宁都蓝天救援队、神鹰救援队洛阳总队、厦门曙光救援队等多支民间救援队从各地赶到阳春市区,参与到转移受困群众的救援工作中。在转移任务最为繁重的南新大道与龙湾路路口,一支民间救援队于深夜11时许携带冲锋舟星夜抵达,其专业的救援装备和快速投入救援的能力给在场群众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谁也没有想到,这些外地民间救援队在抗击台风“山竹”中的表现,竟然成了阳春市一支民间救援队伍成立的星星之火。

当时,作为阳春市志愿者联合会的普通志愿者,余仕强、刘超红等人也赶到救灾现场。但他们发现,没有救生衣、橡皮艇等救援装备,也没有水上救援的技巧训练,仅凭着一腔助人的热血,很难给受灾的群众提供实质性的帮助。“为什么外地的民间救援队能远道而来帮助阳春,阳春却没有一支自己的民间救援队?”在跟随一支民间救援队参与救援后,余仕强、刘超红等人发出了这样的疑问。

台风“山竹”过后,余仕强、刘超红等人成为组建阳春市神鹰救援志愿者协会(筹建)的骨干成员。经过七八个月的招募训练,阳春市神鹰救援志愿者协会(筹建)初具规模,拥有30多名正式队员、100多名后备队员,并购买了可应用于水上救援、山地搜救、森林灭火等场合的基本装备。

    

希望可以力所能及拯救生命

余仕强,物流公司合伙人;张志勇,新兴铸管厂工人;余庆国,阳春新钢铁厂承包商……在阳春市神鹰救援志愿者协会(筹建),志愿者来自阳春市各行各业。他们聚集在一起有一个相同的目标——希望在有能力保护自身安全的前提下,力所能及拯救他人生命。

从一名普通市民化身为救援人员,穿上救生衣的志愿者需要多方面的支撑:完整的装备、制度化的训练、可靠的后勤资金及可协调的空余时间。这些因素是保证队伍存在可靠出动能力的基础。在从神鹰救援队洛阳总队移植了水上救援、山地搜索的训练模式后,队员们通过每周集训两次的方式,提高自身的专业救援能力。

神鹰救援队阳春大队10余平方米的工作室,设在阳春城东大道阳春四中附近,这是队员覃荣暂时“贡献”给救援队使用的。室内整齐摆放着救生衣、水下潜水装备、橡皮艇、风力灭火机等救援装备。室外的停车位上,一辆颇有年代感的夏利二手车扛着一艘橡皮艇。这辆花费1万多元的夏利是余仕强自掏腰包购买的,专用于救援运输。和这辆车一样,队内现有的家当都是由队员自费一点一点攒起来。在救援路上产生的花费也由参与队员分头承担。

作为装备中的“大部头”——一艘配上挂机的橡皮艇,需要队员集资18000元购买。余仕强还记得第一艘橡皮艇购买于今年春节前不久。当时一名市民从阳春迎宾大桥跳桥后失踪,队员从搞养殖的朋友处借了两张竹排,用汽车载到漠阳江边再开展救援,但只打捞上跳桥人员的衣服。这次救援后没几天,从网上购买的第一艘橡皮艇到了队员们手里,成了队员们开展水域救援的重要装备。

    

    

一年内参与6起水上救援事件

几次救援亮相后,余仕强的手机号码成了24小时开机的求助热线,陆续接到市民的求助电话。求助内容涉及车辆救援、人员走失、人员溺亡等。以阳春市神鹰救援志愿者协会(筹建)擅长的水上救援为例,在成立不到一年的时间里,队员就配合消防、公安等部门参与了6起水上救援事件。

6月3日,陂面镇一老人疑失足坠江,队员携带橡皮艇、水下声呐探测器沿江搜寻了一个星期,在水上度过了端午节。6月9日,广西全州县发生泥石流灾害,余仕强当晚率队员与神鹰救援队洛阳总队会合,携带两艘橡皮艇、发电机、破拆工具远赴全州县救援,并于晚上8时与全州县政府防汛抗旱指挥部取得联系,进入因山体塌方交通中断的龙水镇长井村八母田自然村。浓浓夜色里,队员用镰刀开路寻找伤员,与当地消防员一起用挖掘机转移了3名伤员。

连续的救援、暴晒让参与救援行动的队员无一例外成了“双色人”。义务的劳动和资金投入是为了什么?余仕强思索半天后告诉记者,他只是将志愿救援当作一种兴趣爱好看待。为爱好花钱,再正常不过。但余仕强认为:“大家应该在力所能及的范围里去做志愿救援,如果影响自己的家庭生活,也是不负责任的。”

投入时间和金钱,换回的是队员对自己的强烈认同。队员余国庆将救援当成是自己第一要紧的事情,每次接到救援通知,他都会放下手头的工作,向家人报告行踪后,以最快速度出现在救援现场。“爸爸出去救人了。”余国庆说,女儿经常说他是一个“救人的人”,这让他感到非常自豪。

    

消防部门

应规范和发展

民间救援力量

2015年10月,国家民政部发布《关于支持引导社会力量参与救灾工作的指导意见》,从官方层面确立了民间救援队作为灾中辅助救援力量的地位。《意见》明确,支持引导社会力量参与救灾应坚持“政府主导、协调配合;鼓励支持、引导规范;效率优先、就近就便;自愿参与、自助为主”的基本原则。同时,《意见》认为民间救援力量在救灾时有着组织灵活和服务多样的优势,但也存在信息不对称、供需不匹配、活动不规范等问题,影响了救灾工作效率和救灾资源的高效发挥。

市消防救援支队司令部一张姓参谋表示,近年来民间救援力量发展迅速,消防救援机构对此持支持态度。但民间救援力量也需要规范引导,以防止民间救援组织的野蛮生长导致社会资源的浪费。

该参谋表示,消防救援机构希望能够与民间救援组织加强联系,在了解民间救援组织的架构、目的后,对民间救援组织的发展提供适当的建议或意见。在救援或大型灾害演练过程中,消防救援机构也欢迎民间救援组织参与到其中,但前提是要在政府部门的统筹下分配工作,听从安排,以发挥救援工作的最大效益。

上一主题 : 习近平:弘扬奉献友爱互助进步的志愿精神

下一主题 : 志愿者携手企业和小学开展志愿服务

用微信扫一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