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梦
现在位置: 首页 - 资讯中心 - 文明聚焦 - “我光荣地参加了辽沈平津两大战役”

“我光荣地参加了辽沈平津两大战役”

来源 : 阳江日报 发布日期 : 2019年08月02日 编辑: 黄勇

   

洪存学的老伴给他戴上军功章。李向东摄

■本报记者/杨国华 张文兵 李景仪  “八一”前夕的一个上午,迎着一阵急雨,我们在旧城区穿过长长的石板路,绕行几条狭窄的巷道,在甘泉路屋背街一栋旧房子里,见到了92岁的洪存学老人,听他讲述亲历解放战争的一幕幕往事,追忆戎马倥偬的烽火岁月。

甫一落座,洪老的小儿子洪勇祥拿出一个袋子。这只不起眼的袋子,却有着沉甸甸的分量,里面珍藏着洪老的回忆和过往,一个个勋章、奖章,一本本泛黄的证书,见证了老军人用热血和生命铸就的崇高荣誉。

70年前,洪存学随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转战近半个中国,参加了辽沈战役、平津战役,还亲历了解放海南岛战役,荣立一等功一次、二等功一次。岁月流转,尽管年事已高,耳朵不太灵光,但洪老依然精神矍铄。历经艰险、九死一生,一段段永不磨灭的记忆,一段段刻骨铭心的岁月,在老人的追忆下,历历如在眼前。

加入解放军 血战天津东局子

“我在漠阳江边长大,是穷苦的农家孩子。”洪存学说。1927年2月,洪存学出生于江城岗列对岸村。9岁的时候,母亲亡故,12岁时父亲又去世。唯一的亲人哥哥长年在外漂泊,洪存学经常有上顿没下顿,有时跟着邻居出海捕鱼为生。

1946年秋,洪存学19岁,成为一名国民党士兵,两年间辗转至东北。1948年7月,所属部队易帜后,洪存学加入中国人民解放军第四野战军,番号是44军132师395团1营3连。随后,洪存学参加了辽沈战役,随部队转战辽西,解放锦州。未及休整多时,根据中央军委指示,解放军四野部队乘胜进入山海关,准备发起平津战役。

洪存学记忆中最深刻的一场战斗发生在1949年1月。天津战役发起前,国民党守军外围据点是我军发起总攻的绊脚石。当时,国民党守军有1个团在被称为“津东屏障”的东局子顽抗坚守。东局子南北长约1公里、东西宽约半公里,外围筑有土墙,挖有外壕,城垣内外布设地雷,每隔30米到40米筑有地堡,在一些隐蔽低洼处埋设许多地雷。敌人妄图凭借坚固阵地死守,阻滞我军攻击天津城垣。

1949年1月7日5时前,洪存学所在的132师395团和130师390团进入指定阵地,准备从南北两面夹击。因雾大能见度差,延至11时30分开始攻击。战斗打响后,敌人躲在明碉、暗堡里向我进攻部队扫射。敌人在暗处,我军在明处,部队伤亡很大。

“这场战斗打得非常惨烈,我失去了很多战友和要好的兄弟。”洪存学对当年的战斗场景记忆犹新。他当时担任弹药兵,亲眼见到排长、班长、机枪手在突击中被地雷炸倒,被暗堡的机枪扫倒。战友舍生忘死的精神深深触动着洪存学!没有了指挥者,他所在9班和隔壁几个班的战友开始有些慌了。危急关头,他站出来大喝一声“听我的!”带领3排剩下的30多名弟兄继续战斗。熟悉枪械的洪存学,抄起缴获的一挺德国轻机枪,向国民党兵据守的碉堡猛烈射击,同时指挥战友们将手榴弹扔向碉堡,直到碉堡里不再传出枪响。大家走进碉堡清理后发现,里面尸横遍地。洪存学又和其他战友利用刚缴获的重机枪,对逃窜的敌人进行扫射。

经过近5个小时激战,参战部队伤亡惨重,最终拿下了东局子。天津战役的胜利,为迅速和平解放北平扫清了道路。由于在这次战斗中的英勇表现,洪存学被授予一等军功。

跟随大军南下 广州从化再立功

辽沈、平津两大战役胜利后,响应毛主席“打过长江去,解放全中国”的号召,洪存学所属部队休整一段时间,在天津过完春节后,于1949年4月拔营进发,过黄河、渡长江,长驱南下追歼逃敌。

这场纵穿中国南北的“长征”异常艰辛。洪存学回忆说,自己的鞋子走坏了好几双,等走到长江以南时,已经没有鞋子可换,只能赤脚走路,脚底长满了水泡和硬茧。为了赶进度,士兵们要连续走上一个星期才能休息一天,也只有这一天大家才能洗澡洗衣服,有时士兵们穿烂了衣服也没办法补给新的。

在枪林弹雨中厮杀随时可能牺牲,但是在洪存学眼中,战斗却不是最苦的事儿,最苦的是吃不饱饭、饿肚子,还要背着几十斤重的装备急行军,头晕腿软是常有的事。“实在饿得受不了,就靠拼命喝水撑过去。当时部队纪律严明,大家宁愿挨饿,也不拿群众一针一线。”洪存学说。

由于能力突出,洪存学深得营长“老溪”信任,被任命为营先遣队的班长,主要在营部负责通讯保障工作。10月一天凌晨1时多,先遣队率先到达广州北部从化云台山地区,遭到国民党军的阻拦。敌军布置了1个排的兵力,在路旁的山上用重机枪进行阻截。洪存学带领两名战友,背着机枪夜间摸袭,走到距离敌人约50米远的地方,看准敌人的位置后,三挺机枪一齐开火,很快就把敌人消灭。

洪存学所在的395团,在夜间与敌方展开了7个多小时的激烈交战,最终500多名敌军被击毙或被俘,而他所在的395团1营,共有50名战士长眠于荒山之中,另有109人受伤。战斗结束后,从化县城宣告解放。此战之后,解放军势如破竹,不费一枪一弹直抵广州,次日便完成了解放广州的光荣任务。

在广州稍作休整后,大军继续南下,直逼海南岛。“这期间,经过阳江的时候,部队安排我顺道回乡探望。”洪存学回忆,时隔三年多,他回到对岸村时,家里早已变了模样。夜里,洪存学在二叔家的一张台上睡了几个小时,第二天天一亮就返回了部队。

发挥个人专长 解放建设海南岛

从广州出发,经阳江、湛江,1950年3月初,洪存学随部队抵达雷州半岛徐闻处。渡海登陆前,解放军在当地征集大量木帆船,并对士兵进行海训。

自小生活在南海边,擅长游泳的洪存学再次得以发挥特长,被安排在海边教战友划船、游泳等技能。在他的指导下,不少“旱鸭子”战友短时间内掌握了海上技能,学会了的战友再继续教不会的人。部队准备妥当,开始大规模渡海,洪存学又参与引导船只分批渡过琼州海峡。他则作为最后一批战士渡海,同船的十余名战友全部平安登陆海南岛。登岛后,洪存学和战友们对陆地上的国民党残兵败将进行了清扫。

1950年5月1日,海南岛全岛解放。洪存学所属部队奉命留守海南岛北部,防范国民党军反攻大陆,同时建设海南岛。洪存学带领3排的士兵们修筑国防工事,同时招募新兵并传授军事技术,这一待就是5年。期间,洪存学立下二等功,并在海南岛庆功大会上受到表彰。洪存学至今仍然记得,或许是营养跟不上,有一次自己连续多日高烧不退,军医也束手无策,最后是当地群众连续多天提供了母乳滋养,他才得以康复。

“战场上枪眼无情,可我似乎得到特别眷顾,尽管衣服帽子常常被子弹打烂,但并未受过重伤。”老人回忆,在天津东局子战斗中,一枚子弹贴着他的腰脊擦过,幸而只划破了表层皮肤,没有造成大的伤害。还有一场战斗中,敌人的一枚榴弹炮突然落至跟前,洪存学心里暗叫不好。然而,奇怪的是,炮弹迟迟没有炸响。他扭头细看,原来敌人忘记拉保险栓了,这是枚哑弹。就这样,洪存学奇迹般地捡回了一条命,说起这件事,至今他仍然心有余悸。

1955年7月,洪存学复员回乡并结婚,后被分配在阳江县港务所工作,因为熟水性,被安排在县沿海大队开运输船,从水手到副船长,再到船长。在石觉寺前的商业码头,洪存学经常驾驶阳航05货轮运送货物,这条船陪伴了他15年,直到“退役”。

“父亲很少给我们讲他当年的战斗故事。但我们知道,那些经历早已经融入到他的生命中。”洪勇祥说,父亲爱吃面食如饺子等,这是他在北方参战时养成的饮食习惯,延续至今。老人心中一直藏着祖国统一的梦想,爱听粤曲爱看新闻尤其是港澳台地区的新闻。对于当下电视屏幕上的一些战争片,老人则比较反感:“仗不是那么打的。电视里几个人怎么打都不会死,太假了。”这个时候,老人陷入了深深的思索。


上一主题 : 全面落实“四个到位”扎实做好主题教育各项准备工作

下一主题 : 大力营造关心关爱退役军人的良好氛围

用微信扫一扫